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剑道第一仙

第3478章 输的很高兴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8357 2024-05-15 01:31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剑意熔炉接天通地,完全把一切封禁其中。

  熔炉内,雪白的剑意想燃烧肆虐的神焰风暴,在孙禳的感应下,终于察觉到了苏奕的痕迹。

  一缕缕无形、无色的生命波动,在剑意中翻涌,几乎无法被察觉。

  不是因为渺小,也不是有什么神异的障眼法。

  而是那一缕缕生命波动,看似像沙尘般,实则呈现出一沙一世界,一念即宇宙般的神秘气息。

  那种气息禁忌无比,明明存在着,却给人一种遥不可及,无法感应的神韵。

  就好像天道,世间修道者皆知其存在,可真正能感受到天道的,又有几人?

  而那一缕缕生命波动,和天道还不同。

  当勉强感应到那一刹,孙禳也仅仅只能感应到其存在的痕迹,却无法清晰捕捉到。

  自然别提去进一步洞察其中的奥秘!

  “这难道就是涅槃之秘?果然,此等大道牵扯到性命本源,简直和那不可得见的生命道途一般不可得见。”

  孙禳心中很不平静。

  他没见过萧戬,却见过第一任命官。

  除此,也曾得到过定道者的指点,让孙禳对命官一脉的手段和秘密的了解,远非他人可比。

  可当真正察觉到那一缕缕性命波动时,孙禳才发现,了解归了解,命官真正的秘密,却连他这样道行的人也无法真正窥探到!

  接下来的时间里,苏奕的身影一次次出现,又一次次被毁掉。

  每一次,孙禳皆施展诸般秘法去感知,可每一次都落空。

  他眉头都不禁紧锁起来。

  不过,孙禳却发现,在自己的剑意熔炉内,随着苏奕被杀死的次数越来越多。

  他那一缕缕性命气息则在不断变得暗淡下去,明显撑不了多久!

  “我就知道,这世上岂可能有杀不死的人?”

  孙禳心中平静许多。

  “婉君前辈,咱们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?”

  青儿传音,少女焦急得都快崩溃。

  完全无法想象,为何素婉君竟还能隐忍到这等地步。

  “再等等,真撑不住的时候,苏奕要保命也并非没有办法。”

  素婉君传音回应。

  这是一场剑道争锋。

  无论是苏奕,还是剑仙孙禳,都未曾动用外力和外物。

  在明知将死那一刻,苏奕自不会无动于衷。

  “收!”

  忽地,孙禳大袖一挥。

  那接天通地的剑意熔炉骤然间不断缩小,几个眨眼而已,就化作拳头大小。

  他一手虚托熔炉,目光看向素婉君,“这家伙快不行了,要不,你劝劝他?”

  素婉君却说道,“你继续。”

  孙禳一怔。

  还不等他再说什么,手中已化作拳头大小的剑意熔炉内,苏奕的身影再次出现。

  只是这次却不一样。

  孙禳运转熔炉,正欲像之前那样将苏奕镇杀时,苏奕的身影却蓦地一展,硬生生抵挡住了熔炉的力量!

  嗯?

  孙禳眼眸微凝,全力运转剑意熔炉,让得熔炉的威能一下子暴涨许多。

  可苏奕身上涌现出的气息,竟也随之暴涨。

  眨眼而已,那剑意熔炉轰然炸开!

  惊天动地的毁灭洪流扩散,那释放出的威能波动,震得孙禳的身影一阵摇晃。

  而在远处,苏奕的身影杀出生天,凭虚而立。

  这一刻的他,浑身流淌万丈混沌,无垠仙光。

  其身后浮现出的轮回、玄墟、命轮三种大道力量,竟是真正地融合起来,化作一股晦暗神秘的大道气象。

  那大道气息如渊如狱,如大墟、如九幽,和苏奕身上那蒸腾而出的混沌仙光完全融合,不分彼此,浑然如一!

  孙禳眉头皱起,这家伙还真视自己为磨剑石,在一次次的被杀之中,让自身实现了某种突破?

  青儿惊喜道:“苏大人脱困了!太好了……啊!”

  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因为,苏奕那一身气息在这一刻忽然一落千丈,彻底衰朽下去。

  到最后,他整个人从虚空中跌落在地,躯体如崩裂,出现无数裂痕,一身生机都蒙上一层厚重的死气。

  跌坐在那,直似化作一截枯木般,身影破损、惨败、暗淡!

  孙禳挑眉,大感意外。

  这又是什么情况?

  难道此子之前在突破时,发生了某种意外?

  一定是这样!

  在生死间一次次寻求破而后立,简直等于一次次在鬼门关进出,怕是早让他的性命本源重创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在破而后立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!

  “可惜……”

  孙禳眼神浮现一丝惋惜。

  他不止一次地给过苏奕机会,只要苏奕认输,他早已罢手。

  可苏奕却拒绝了,以至于沦落到这般境地。

  不过,不得不说,苏奕在此战中的表现,那份胆魄、气势、意志和手段,无一不让孙禳感到惊艳,也油然心生钦佩。

  他自忖,若换做苏奕也拥有他这样的修为,哪怕搁在混沌最初时,怕都找不到一个能

  和苏奕对战的。

  而他也注定不行。

  只可惜,看苏奕眼下的处境,明显已逃不过夭折的下场。

  “倒是便宜了少昊策那些家伙,让他们不费吹灰之力,就捡了个大便宜。”

  孙禳暗道。

  这一刻,素婉君也按捺不住,一步之间,就已来到苏奕身旁。

  那清丽无匹的绝世容颜上,浮现一抹深深的担忧。

  之前,哪怕苏奕被杀的次数再多,处境再危险,素婉君也不曾失态。

  甚至多次劝阻青儿出手。

  可此时的她,却破天荒地失态了。

  因为,她也看出苏奕处境不对!

  “怎么样?”

  素婉君眼眶泛红,心中涌起深深的自责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

  苏奕却笑起来,“别担心,他也带不走青儿。”

  他跌坐在那,浑身笼罩着厚重的死气中,肌肤都在暗淡剥落,枯竭如死木。

  给人大限已至,即将命丧黄泉之感。

  青儿已泪流满面,“都怪我,是我牵累了苏大人,才让孙禳那该死的混蛋害了苏大人。”

  素婉君凝视着苏奕的笑容,心如刀割。

  远处,孙禳掸了掸衣袖,道,“我能否带走青儿姑娘,苏道友说了可不算。”

  说着,他目光看向青儿,“青儿姑娘,我兑现承诺,并未彻底下死手,你该跟我走了。”

  青儿却不理会,只看着苏奕,泪珠成串洒落。

  “我和你一战。”

  素婉君悄然起身,手握木剑,眼神冰冷地看向孙禳。

  孙禳叹道:“何苦呢?”

  锵!

  素婉君扬起木剑,一言不发。

  眼见就要出手。

  苏奕却道:“且慢。”

  素婉君柔声道,“让我来吧。”

  声音温柔,却有决绝之意。

  苏奕道:“有人比你更迫切想和他一战。”

  素婉君一怔。

  孙禳也感到意外,目光环顾四周,“谁?”

  苏奕头顶,命书悄然浮现,一道身影随即破空而出。

  “我!”

  那身影衣袂飘荡,容貌极为俊美,可当目光看向孙禳时,他脸庞上却尽是冰冷的恨意。

  一下子,孙禳如遭雷击般,眼眸瞪大,“师弟!?你……你还活着?”

  这个混沌最初时的绝世剑仙,一位让定道者也另眼看待的恐怖存在,这一刻竟也失态了。

  因为,那俊美

  的白衣男子,正是他的师弟,白术!

  一个曾在同境中号称战力最强的剑仙。

  “幸得苏道友相助,让我能在万古沉沦之中,以逝灵之躯,得以重活!”

  白术冷冷道,“这,大概出乎师兄你的意料吧?”

  青儿惘然地看着这一幕,她根本不清楚,孙禳何时竟多出一位师弟出来。

  并且,竟会是白术!

  “的确太出乎我意料了。”

  孙禳喃喃,他的神色很奇怪,似悲似喜,似是激动,又似是难以置信。

  可白术却不再言语。

  他满身的杀机,带着满腔的恨意,骤然间出手。

  挥掌之间,一道剑气斩出。

  砰!

  孙禳没有躲避,甚至是未曾抵抗,直接被这一剑劈飞出去,胸口裂开巨大的血痕,鲜血飞洒。

  跌落在数百丈外,显得极为狼狈。

  可他却满脸喜色,大笑道,“浑霄剑意,师弟,果然是你,你竟然真的还活着!哈哈哈,上苍终于开眼,竟让我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白术早已挪移长空杀来。

  一剑落下。

  孙禳又一次被轰飞,肉身都严重破损。

  同样没有抵抗,硬生生承受了。

  “师弟,我知道你恨我,你打吧,我能看到你活着,心中就高兴之极!”

  孙禳大笑。

  白术铁青着脸,一言不发,一次又一次出手,杀得孙禳负伤累累,灰头土脸。

  而他根本不躲,就那般承受了。

  这一切,看得苏奕、素婉君、青儿都很震惊,无法想象,孙禳这种恐怖的剑仙,为何会如此。

  “你的剑道为何这么弱?我明白了,你还未真正重塑道躯和神魂对不对?没事,只要活着,这些都不重要!”

  孙禳感慨。

  他被杀得凄惨狼狈,却根本不在乎,反倒凝视着白术,喃喃道,“说起来,我得感谢苏命官,没想到,原来是他把你救回来了……”

  “或许,这就是天意,让我在时隔万古之后,第一次离开鸿蒙天域时,就和师弟你相见,太好了……”

  轰!

  他整个人又一次被轰飞。

  眼见白术又杀来,孙禳忽地一抬手,按在了白术肩膀上,后者顿时在无法动弹。

  而孙禳目光则看向远处跌坐于地的苏奕,认真说道:“我认输,但……输得很高兴!”

  「今天金鱼生日,又老了一岁,全职写作至今也已11年,巧的是,11年前也是在5月份,23岁的金鱼写了符皇的开篇……还真是岁月如刀催人老(╥﹏╥)」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